加入网吧中国 网管会员俱乐部 注册 登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网管交流 > 网管心声

那些苦乐参半的网管日子

时间:2012-07-19 09:24:35  来源:  作者:

每个网管员的生活似乎都是大同小异的,修不完的网络故障,装不完的崩溃系统,听不完的抱怨和责怪……但是,当把网管这个职业还原到一个个的普通人,他们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在平凡的生活和工作中,是否也存有不一样的激情和畅想?

赵正,某报社网络工程师,一个10年的老网管,一个在金丝眼镜后有着敦厚五官和坚毅眼神的北方汉子。作为一个不时会在各个网站和自己博客上发表一些网络技术文章的资深网管,他向笔者道出了这一年来网管苦乐生活中的一个个点滴。

无奈:那些不懂技术的人们

对于一般人来说,报纸司空见惯,但报纸背后的报社往往会带着一层神秘感,报社的编辑和工作人员,往往会在人们心目中成为类似“百事通”的人;然而不得不说的是,报社职工队伍的“老龄化”问题也是很突出的,作为报社中坚力量的很多资深老编辑、老记者,在面对身边的新技术时,开始有些手足无措起来;而这看似无关网管的小问题,却让老网管赵正在这一年中疲于奔命。

“我们这种单位还是比较有特点的,这种事业单位或者政府单位,我们整个单位的人员不是特别年轻化,45岁以上的老同志差不多要占一半,这样我们这些网管的工作就不是特别好干。年轻的对网络会更了解一点,老同志就会完全不懂这块的东西。有时候说他的网线和网卡的接触不太好,给我打电话,我会告诉他把网线插拔一下,冷启动一下;年轻的很快就能弄好,但老同志一般就会问,网卡在什么地方?什么是网卡?几乎无法沟通。”赵正在谈到工作中的苦闷时说,“其实打电话2分钟就能解决,但是这种就不行,你必须去当面给他解决。加上我们单位的楼特别多,园区面积也大,每次去其他楼处理问题,路上就要花半天时间。一年下来,有将近一半的时间浪费在路上,尤其是夏天故障多的时候。”

从赵正不时皱起的眉头可以看出,以一个资深专业人员的身份来解决这些平日里“鸡毛蒜皮”的小事,已经不仅仅是麻烦了,更多的可能是一种恼火和无奈,“几乎每天都被小事情缠着,很多该做的工作没法完成,也没什么成就感,也取得不了什么进步,每天就是耗着磨时间。”

自豪:疑难杂症我搞定

对于赵正来说,跟人打交道,远不如跟机器打交道来得简单直接;在这一年的工作中,给赵正带来很多安慰乃至自豪感的,就是一个一个出现在设备、技术方面的“疑难杂症”。

“今年有一次,有个服务器,它不是用域名访问的,而是直接用IP地址访问的,有一段时间特别奇怪,访问它的时候,同一个VLAN的人就能访问,出了这个VLAN就不能访问了,而这个服务器的应用范围又很广,各个部门的人都会用得到;但是不同部门的人在不同的VLAN里,这样就只有很少的人能访问这个服务器,最后只能把不重要的人从这个VLAN里踢出去,把重要的人加进来,比如各部门领导。后来就一直查,连接这个服务器和用户的核心交换机等网络设备是我们负责,查完了确定不是网络的问题;可是服务器是另外一个部门管,我们没有查看权限,对方的反馈是服务器也没问题,这样就没法解决了,因为网络和服务器都没问题。后来研究决定先放一放,一放就是一个多月。” 赵正的描述让笔者些微有些惊讶,一个关键业务的故障也会遇到这样的阻力,日常工作中的不如意便可见一斑了。

赵正接着说道:“后来有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我们管的一个服务器出现了一个类似的问题,也是只有一个VLAN可以访问,我就上服务器上去查,结果发现是服务器上的一个网关没有配;然后我就联系负责服务器那个部门,提出测试一下服务器,最后一测,他们那边的默认网关是错的,后来给改成正确的,才解决了这个问题。”说到这里,赵正的脸上露出了一种轻松的表情,看得出来,独立对这样一个问题进行解决,让他在繁杂的日常工作中,找到了一些足以让自己获得成长的东西,可能别人看起来并不起眼,但对于身在其中的他来说,这就是支撑其前进的动力之一。

期冀:更多的认可 • 新的生命

谈到对于未来的期冀,赵正谈道:“前阵子我们的老干部部门跟我们部门联系,准备让我们明年给老同志们讲讲课,讲一讲这个网怎么弄,这个Word怎么用,这些基本的东西。这样一方面他们也能多了解些知识,另一方面我们的工作也减轻了一些。”

带着一种不吐不快的坚定,赵正说道:“作为网管员本身来说,希望对于网管员的工作职能进行更细化的规定,网管员在工作中享受的待遇也能有一定的界定。有的时候没有个规范,网管总是什么活都干,可能就是不属于自己工作范围内的,这样工作效率也不高。”

“另外也希望能接触更多的最新的东西,像虚拟化我们这边也有一些应用,有时候对自己成长也更有帮助。”对于未来的成长和发展,赵正显然并没有因为日常工作的琐碎而对技术失去兴趣,仍然很明确地表达了对新技术的渴望。

作为一个兼职的技术作家,赵正对于目前国内的版权问题也是一肚子委屈,他说:“还有就是版权一类的东西,我也会写一些文章投稿,但是发表以后什么地方就都有了,写点东西也不容易,经常是几天才能写出一篇文章,别人拿走了有时候还会有些修改,就我来说更希望能加强版权的保护。”

在聊到家庭时,赵正显得有一丝腼腆:“现在我在上一个研究生,像这周末就要上课,过阵子还会考试什么的,对家里面照顾会有一些影响,不过(影响)不太大。活儿我媳妇会干得多一点。”当说到明年3月孩子就要诞生时,他憨憨的一笑,只淡淡地说了句“也算是件主要的事吧”。话虽然含蓄,但仍然让笔者觉得赵正整个人在这一刻散发出了一种光彩。

后记:

每个网管员都过着不同的生活,做着或一样或不一样的工作,赵正或许只是众多网管员中最普通的一个,不一定有多广泛的代表性,却也能帮助我们给网管的生活勾勒出一个剪影。在和赵正的交谈过程中,笔者隐隐有一种感觉,赵正们被这个社会关注的太少了,作为一个企业或单位中最基础的技术人员,他们的喜怒哀乐往往只能被掩盖在领导、同事、甚至是昂贵设备的背后,就像一颗一颗的螺丝钉,我们不能缺少他们,却也在不经意中忽视了他们的存在。

真心的希望在未来的一年中,赵正的工作和生活能像他希望的那样去发生变化,也希望更多的网管员能够有机会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做自己喜欢的事,哪怕在别人看来这有多么微不足道。
 

上一篇:35岁成网管生死线 焦虑无措提前来临
下一篇:下面没有链接了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