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网吧中国 网管会员俱乐部 注册 登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网管交流 > 琐事闲谈

电竞团队告别网吧躲公寓训练 最高年收入20万

时间:2013-07-12 09:39:26  来源:  作者:

尽管中国的电竞行业发展缓慢,但由于它的特殊性,还是有很多人“削尖了脑袋”想挤进来。在吴军的QQ分组里,有一栏是“新人”,大概50个人左右,年龄在17到21之间。

 

[URL]895b41626f2cfa0098ba3c7f8222d65e.jpg 

中国电竞团队训练场景

在距离上海八万人体育场仅一街之隔的一片小区之中,目前中国最顶级的电竞俱乐部——iG战队便坐落于此。

说到电竞俱乐部,恐怕在很多人的想象中,那是“在一间类似仓库的大房子里,摆满电脑,很多人同时在进行训练”,但现实却迥然不同——iG战队所在,便是一栋20多层的居民楼里的一套四室两厅的房子。

客厅中,七八张电脑桌靠墙而立,几台电脑的显示屏上显现着《星际争霸》的画面,几名队员正在进行训练。卧室里,几张并排的床上,横七竖八地堆放着被子,凌乱中也表现出了电竞这项运动的“无拘无束”。“国内的俱乐部都是这样的形式,我们iG战队的Dota分部就在楼上,跟我们这里一样,其实韩国的模式也是这样,只不过人家后勤人员特别多,我们这边就我一个人而已”,作为星际争霸分部领队兼教练的吴军这样告诉记者。

吴军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电竞选手,从初中二年级到现在已是而立之年,从选手到如今退居幕后,他随着中国电竞一路走来,经历了各种沉浮,在他眼中,电子竞技与体育一样,都是一种精神,让人永不放弃,始终在寻求突破。

谈到中国最早的电竞战队,吴军回忆道,“十几年前,因为有战网,所以我们有了组建战队的想法,而那时的俱乐部,其实就是某个网吧免费为我们提供机器训练,而我们帮助网吧宣传。那会没有电竞的概念,韩国也没有,不过那时的中韩对抗,我们赢得多,但后来韩国电竞产业化了,我们就不行了”。

目前在中国,就星际而言,职业战队恐怕也就五六支,由于国内比赛越来越少,现在的选手收入甚至不如解说,解说有更多地曝光度,还有一些自己的周边产品,但选手们需要遵守与俱乐部的合同,局限性比较大。据吴军介绍,“现在的选手收入一般分成三部分:工资、比赛奖金和活动出场费,对于星际这样的个人项目,举个例子,去年我们队成绩最好的胡翔(MacSed)拿了两个世界冠军,一年收入加起来将近20万,确实比以前好了,但是这不能代表所有人,而像魔兽,恐怕也就SKY(李晓峰)几个人还好一点,其他人都不乐观”。

“国内存在太多利欲熏心的人,他们办电竞比赛都是为了圈钱,圈完钱就走了,而且圈的是选手们食宿行的钱”,吴军这样形容中国的电竞环境,以前参加电竞比赛,选手们需要自己负担食宿行等费用,而如今俱乐部联盟的成立,才使得选手们的利益有了很大保障。

在外人看来,电竞选手“只是玩游戏就能拿工资,非常让人神往”,但他们却不知道,电竞选手并不怎么光鲜的外表之下要付出多少汗水。“假如你是个电竞爱好者,每天练习8小时,有很大提升,可能觉得很了不起,但是能坚持一年吗?要知道,我们这的选手,都已经这样坚持了3年,而且每天训练甚至超过14个小时,简单来说,睡醒了他们就在训练,这种枯燥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忍受的”,面对误解,吴军说以前他很难理解,但这么多年,看到很多人在这里面堕落,以此为借口,就是为了玩,所以现在有这样的声音也可以理解。

尽管中国的电竞行业发展缓慢,但由于它的特殊性,还是有很多人“削尖了脑袋”想挤进来。在吴军的QQ分组里,有一栏是“新人”,大概50个人左右,年龄在17到21之间,“他们通过网上报名,我会观察一段时间,看看他们的成绩和毅力。每个找我的人,我都问他们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吗?如果只想一时的快乐,对不起,这里除了枯燥的训练,还有的就是被我骂。还有一些不符合条件又死缠烂打的,我只能直接拉黑”,吴军说这基本上可以看做中国电竞后备力量的缩影。

如今的iG战队在中国乃至世界上都是一支强力之师,但据吴军介绍,其实国内还有不少有实力的“单飞”选手,可他却始终没有把他们拉进队,或者从其他战队挖一些人,组成一支真正强力的战队,对抗韩国,究其原因,吴军说也是无奈之举“如果一家独大,让他人失去竞争力,那整个行业就垮了。有竞争,其他战队才能慢慢成立,做的人多了,关注的人才多”。

其实,这样的做法类似国乒的养狼计划和战略性放弃一些奖项,只不过让人感到悲哀的是,中国电竞目前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争取换来更好的发展。

 

星际公寓的训练

“星际公寓”在国内电竞爱好者中有着不小的名气——在北京郊区一所100多平米的房子里,几台电脑,几名星际爱好者,大家住在一起,一同训练,虽然是模仿职业战队的模式,却没有职业战队那般严格,更多的是一起开心的打星际。而“星际公寓”的创办人就是职业选手黄慧明。

黄慧明也是电竞圈的“老人”了,因为游戏ID叫Toodming,所以大家更习惯叫他土豆明。虽然2005年才开始认真训练,但实际上,从星际登陆中国的那天开始,黄慧明便进入了这个绚丽的世界。对于是怎么走上电竞之路的,黄慧明说“就是喜欢,另外觉得职业选手很酷,所以就想当职业选手”。

线下战队、线上战队、单飞,国内电竞选手的几种模式,黄慧明都已经体验过了,在他心中,电子竞技和体育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在追求更高、更快、更强。而对于电竞给他带来了什么,他的回答很坦白:“太多了,女朋友、收入、对社会不同角度的看法、自信心,还有对事物追求极致的心态。”

尽管前不久又加入了一支线上战队,但黄慧明表示现在生活肯定不如在线下战队的时候,不仅没有工资,每天还需要花时间自己做饭。不过,对于喜欢自由的他来说,也很享受,“虽然没有工资,但很自由,只要不买大件东西,倒也不会特别拮据。”

黄慧明是个很有性格的人,看事物也有自己独特的角度。“我觉得中国电竞其实跟中国电影一样,会有人去做,但大多是为了挣钱。虽然政府投入力度不大,但是也不能怪人家目光短浅,政府也要看到眼前利益,不然也不会明知道破坏环境不好也得破坏”,对于中国电竞现状,黄慧明这样理解,而对于很多人误解电子竞技是游戏,会让孩子“玩物丧志”,他也很不以为然,“中国的教育能把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教得很爱国,为什么不能把一个打电竞的孩子教得很正常?”

虽然对中国电竞环境不满,但黄慧明对星际的热情始终未曾减少。现在的“星际公寓”每个月都会举办一次交流活动,爱好者们汇集在一起,交流心得、互相切磋。虽然除了黄慧明以外,他们都是业余玩家,但是大家对星际的这份热忱,对于黄慧明这样的中国电竞人来说,也是一种鼓励。

老太太也知道电竞

“有一次我带队伍去韩国参加GSL联赛(全球星际争霸2联赛),到了韩国后去租房,房东是一位70多岁的老太太。她问我们来韩国做什么,我们说是来打StarCraft(星际争霸)的比赛。老太太一听,问了一句‘pro gamer?(职业选手)’,当时连我都很惊讶”,这是iG战队星际争霸分部教练吴军给记者讲的一个故事,从中,不难看出电子竞技在韩国的深入人心。

的确,韩国电竞的职业化程度,在全世界范围都是公认的,其整个行业的链条是中国电竞界人士始终想去追赶,却无奈受限于各方,而始终未能得志。

其实,之所以韩国电竞能有如此成绩,也是契机所致: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韩国1998年GDP增长倒退5.8%,韩元大幅贬值50%,股市暴跌70%以上。韩国人注意到了他们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都是以出口为主,受世界经济环境变化的影响过大。金融危机过后,韩国政府努力改变产业结构。很快,一批新兴的、不太受资源土地等因素限制的产业开始兴旺起来,其中就包括电子竞技。而将电子竞技说成“曾经拯救过韩国经济”也并不为过。

从那时起,电子竞技在韩国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可,前面所讲的老太太便是其中之一,也是大多数韩国民众的代表。除开普通百姓,各大企业也都在努力将电子竞技领域拓宽拓展,这才有了如SKT、大韩航空等大企业的大力投入。

从政府支持,到企业投入再到百姓认可,外加良好的包装、明星效应及直播保障,韩国电竞产业链几乎已经成为模板,供各方仿效。

介绍这么多韩国的状况,无非还是希望我们的电竞产业可以有更好的发展。提韩国,并非“长他人志气”,也不是说我们需要等待金融风暴的契机亦或者用电竞拯救经济,中国有中国的国情,但韩国既然能将这样一项起初被看做“娱乐”的产业发展成如此规模,我们又为何不能将它做好?

如果说因为我们地大物博,发展项目多多,而没有看到电竞的“钱”景,那以美国为例,美国的MLG联赛(职业游戏大联盟)收视率甚至可以达到NBA(微博)全明星赛的三倍之多,其中蕴藏的财富,相信在人才济济的中国,更容易被挖掘而出。

所以,无论是决策层还是那些有“财”的冒险家们,电竞行业完全有一片美好的前景,而电竞从业者们,也不该因此时的平淡而错失繁华的未来。

上一篇:暑假迷恋黑网吧 结识“损友”小学生成小偷
下一篇:下面没有链接了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用电脑CPU烧洗澡水的牛人
用电脑CPU烧洗澡水的牛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